南方科技大學是由中國廣東省領導和管理、深圳市舉全市之力創建的一所公辦創新型大學,目標是迅速建成國際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學,建成中國重大科學技術研究與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重要基地……

                    南方科技大學以學分制、導師制、書院制為基礎,以人才培養的個性化、小班化、國際化為特色,通過為一流的人才培養體系,培養人格健全、基礎扎實、能力突出、具有國際視野、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的高素質人才。

                    南科大已初步建成國際交流的平臺,與國際知名大學在人才培養、教學科研等方面達成合作協議,為學生開展境外交流學習。同時,學校積極與內地的多個機構開展全方位合作。

                    南方科技大學本科招生采用基于高考的綜合評價錄取模式,即高考成績占60%,我校自主組織的能力測試成績占30%(其中面談成績為5%),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占10%,按考生“631”綜合成績排名從高到低錄取。綜合評價錄取模式由我校在2012年率先實施。

                    南科大教育基金會由理事會、監事會、秘書處組成。理事會是基金會的最高權力機構;監事會負責檢查財務和會計資料,監督理事會遵守法律和章程的情況;秘書處是基金會常設辦事機構,在理事會領導下負責基金會的日常工作。

                    學校黨委切實履行黨建工作職責,不斷強化班子建設和基層黨組織建設,充分發揮好黨委對學校各項工作的核心統領作用和各黨支部的戰斗堡壘作用,切實開展組織統戰和黨風廉政建設各項工作。學校高度重視群團組織建設,充分調動全體師生員工積極性,維護教職工的合法權益,推進學校民主管理,促進學校健康發展,全力營造齊心協力、團結向上、奮發有為的干事創業氛圍。

                    綜合新聞

                    首頁 > 新聞動態 > 新聞信息 > 綜合新聞 > 【大榕樹下】專訪...

                    綜合新聞

                    【大榕樹下】專訪科幻作家劉洋 | 在南科大開啟科幻創作與教學新征程

                    2019-01-25 專題報道

                            編者按:劉洋,科幻作家,物理學博士。2018年入職南方科技大學人文科學中心,從事寫作和科幻相關的教學和研究工作。在《科幻世界》《文藝風賞》《新科幻》等雜志發表作品約60萬字,多次被《北京文學》《小說月報》等純文學刊物轉載,部分作品翻譯為英文發表于《Clarksworld》《Pathlight》等雜志。目前已出版短篇小說集《完美末日》《蜂巢》,長篇科幻小說《火星孤兒》等,連續五年入選《中國年度科幻小說》。作品曾獲第四屆中國科幻“光年獎”一等獎,第九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最佳中篇小說銀獎,2018年京東文學獎科幻類年度五強,首屆科幻小說“星河獎”,第八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科幻電影創意專項獎等。

                          《火星孤兒》是劉洋首部長篇作品,受到業內科幻作家們的一致好評,科幻作家江波說:“青少年科幻是個亟待填補的空白,劉洋發了大招!”日前,《火星孤兒》已經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發行。記者在南科大創園對劉洋進行了采訪。


                    劉洋(左一)接受記者訪談

                    歷時四年之作:《火星孤兒》的故事與思考

                            創作一篇好的科幻作品,需要的不僅是相關的科學素養和充分的想象力,還要能夠自成邏輯,自成體系。在科幻迷看來,作者能否在小說中自圓其說,是小說成敗的很大因素,而這,比天馬行空的想象更難。但有了合理的邏輯,這科幻世界才能引起讀者無比的神往和無限的遐想。

                            《火星孤兒》講述地球上從某一天起,陸續發生了一系列非常奇怪、難以解釋的事情:汽車憑空飛起,詭異的大火肆意蔓延,從地下升起了無數黑色的石碑??后來經過調查,人們發現是某個外星文明在背后操縱這一切,但對其目的完全搞不明白。小說的主角是一群特殊的高中學生,在故事的最后,他們最終發現了這一切背后的真相。乍看之下,很像是一個常見的外星入侵題材的作品,劉洋表示,“我想透露的是,這其實只是它的一個表象,其核心設定還是在于我在微觀物理的層面上所作的一個大膽設想。”

                            這部小說,既暗示了外星文明所困的位置,同時也隱喻了人類的困境。作者從故事構思、動筆到完成,以及修改出版,前后時間差可達四年之久,期間因為學業和科研方面繁忙的事務一再耽擱,但在修改上不余遺力。“跟短篇小說的一揮而就不同,長篇創作顯然需要一個更強烈的驅動力和一種更持久的耐心。”小說的核心設定源于在學習上的一個簡單的思考:如果教材上的知識全是刻意編造的,世界會怎樣?在此前提下,如果現實解決不了現有的問題,修改科學理論會怎樣?現實生活中,學生學習書本知識習慣毫不懷疑地去吸收,對知識的合理性缺乏懷疑精神。在劉洋看來,培養科學精神比學習科學知識更重要。培養學生的科學方法論和質疑精神,才是科學教育最根本的目的。他希望這部小說對讀者有所啟發,對社會有所裨益。

                    夢想的驅動:從一個科幻迷蛻變成一名科幻作家

                            在劉洋讀小學之時,一本《科幻世界》扣響了他的興趣之后,從此埋下了科幻創作夢想的種子。那個年代的科幻小說以核心科幻居多,很多創意都讓人驚艷,他至今都仍未忘記閱讀《巴比倫塔》《異域》《塌縮》這些小說時的震撼和激動。從那個時候起,他就開始想寫出一些屬于自己的奇思妙想。最早的時候借助語文老師要求寫日記的契機,他以日記連載的形式寫了好幾本“很稚氣”的科幻童話。(后來搬家的時候,這份手稿很遺憾地遺失。)

                           

                            夢想的種子生根發芽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把科幻創作定位為事業,從此他緊緊圍繞這個事業作出了許多人生重要的抉擇。那個時候他讀的科幻小說多偏向物理學背景,高考的時候他填報的專業都是各個大學的物理系,大學的時候他繼續探索科幻世界,直到他在讀碩士研究生階段一次無意中選修了吳巖老師(現任南科大人文科學中心教授)的科幻寫作課程之后,他的科幻創作體系趨于完善,創作之路逐步明朗了起來。由點到面,他經常把一些有趣的點子寫成小說,發表在各種文學雜志上。幾年積累下來,他的兩本短篇合集《完美末日》《蜂巢》相繼出版。

                            劉洋大部分作品都起源于他看書或者看文獻時突然抓住的一些靈感,物理學的知識背景對他的這些創作起到了科學支撐的作用。比如《蜂巢》一文,是他在研究石墨烯期間突然產生的靈感。因為石墨烯中的電子具有超快的遷移速度,所以他就想可不可以利用這個速度,結合相對論做點東西。最后論文沒寫出來,倒是寫出了這篇小說。又如《開往月亮的列車》一文,最早是起源于他為了調試編程軟件所寫的一個測試程序:他設計了一種能夠持續加速的列車,讓它的加速度和重力合成為一個大小與正常重力相當的有效重力,使列車速度接近或超過第一宇宙速度時,乘客感覺不到失重效應。后來他寫小說的時候想起了這個加速列車的程序,就以其為基礎,做了一個完整的設定,并且最終寫成了一個三萬多字的中篇。

                          《勾股:2.013》是劉洋當下傳播最廣的一部作品,它的核心設定是一個What-If式的問題:如果宇宙中的某個地方,它的物理規律和我們不同,會發生什么有趣的故事?這種設定目前來看還是很新穎的,很多讀者看了都覺得很喜歡。這個小說發表后他轉載到微博上,一天時間內就有幾百萬的閱讀量。這個小說后來被翻譯成了英文,發表在美國的科幻雜志Clarkesworld上。

                    科幻創作之思:科幻小說想象之上是對更高層面的思考

                            劉洋認為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單孔衍射》。這篇小說最早發表在《文藝風賞》上面,之后被《北京文學》《小說月報》等多個主流文學雜志轉載,在文學評論界里也引起了一些討論。他認為主要還是因為這篇小說把對現實的觀照以一種科幻小說特有的方式體現了出來,這一點也是他在之后的作品中所一直想做到的。

                            科幻小說是一種在科學和文學的交織下生成的產物,其中既涉及到各種前沿的科學原理,也融匯了人類對自身、對未來、對宇宙的深刻思考。


                    劉洋(右一)以嘉賓身份出席2018科幻大會南科大論壇

                            科幻與科學是怎樣的關系?2018年11月,在科幻大會南科大論壇上,與會科學家和科幻作家嘉賓曾一同論道科學和科幻的關系,說法不一。訪談中談到此話題,在劉洋看來,在科學領域越來越細化,科學研究前沿普通人愈發不可企及的情況下,大多數科幻作家的科學視野還遠不足以全面了解科學前沿的面貌。科學已經遠遠走在科幻的前邊,科幻已經很難對科學有所啟迪。他認為,科學在引領著科幻的發展。

                            而對于科幻與現實的關系,劉洋也有自己的看法。一方面,科幻源于現實,又從超越的角度反映現實,有一些后現代主義意義。科幻小說規避現實直敘,通過創作科幻的場景曲線反映問題。《火星孤兒》反映的知識汲取方法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現實環境。另一方面,科幻小說有著預見的功能,對現代科技發展等所產生后果也有一定的預見性,傳遞警惕感。由人工智能引發擔憂而創作的科幻小說體現了這方面的現實意義。

                    科幻事業新征程:在南科大開啟科幻教學實踐

                            2018年7月入職以來,南科大“新深圳速度”像對所有人那樣,也給劉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南科大有著深厚的科幻創作的土壤,這所年輕的大學的發展速度本身就很科幻。”不同的是,相比大多數人,他授課在這所年輕的大學中,有和在傳統大學不一樣的體會。談到南科大的學生,他很快將其與象力豐富、思維活躍、科學素養較高等幾個關鍵詞聯系了起來。劉洋記得有一次在課上向學生們拋出了一個問題:“飛行器第一次飛到了某個星球背面,結果發現了一個拖拉機,發生了什么?”在場的同學沒有沉悶,都表現了極高的想象熱情,比如,飛行器其實是飛進了平行時空;飛行器闖入的虛擬世界出現了bug;人類已隱秘地發明了瞬間轉移技術等等。


                    日前,劉洋剛剛搬進新的辦公室,書柜里擺放著科幻和物理方面的書籍

                            這個學期,劉洋開設了《寫作與交流》和《科幻創作》兩門課程。《科幻創作》課上,對于指導選課的學生創作科幻小說,劉洋有自己的授課方法。在他的課上,學生不僅要解放思維,大開腦洞,同時在課程結束時要有自己的作品。在課程前期,劉洋會在課上給出一個設定,之后學生根據設定創作出成果之后交換作品互評,修改之后的作品,他會根據不同雜志的特點給予學生投稿建議。上個學期他課上的學生王真禎的科幻小說《排雷者》被《科幻世界》錄用,并和劉洋創作的《對流》一同選入《2018中國年度科幻小說》。

                            南科大在積極探索新型的文科教育模式,對此,結合自己所從事的科幻文學事業,劉洋表示,文科的發展需要時間的積淀,對于傳統的文學學科,發展再快的大學也很難追趕傳統大學。南科大的土地上有豐厚的科學土壤,把文科教育和科技交叉融合發展就是非常好的理念。

                            下個學期,劉洋將繼續授課《科幻創作》,他期待著在具備科學素養的南科學子當中發掘一些有潛質的學生。當前,劉洋已經在開啟新的長篇科幻小說的創作,大綱已經修改了多個版本,他坦誠地說現在還不夠滿意,還在調整當中。

                     

                    采訪:黃麗燕 苗雪寧

                    文字:黃麗燕 苗雪寧

                    圖片:鐘昌起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4051456號 地址: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學苑大道1088號 電話:+86-755-8801 0000 郵編:518055
                    *為必填項
                    彩世界彩票 彩77彩票 | 343彩票 | 云彩宝彩票 | 人人彩票 | 立彩彩票 | 九州彩票 | 极速时时彩 | 分分彩 | 7070彩票 | 天天彩票站 | 皇朝彩票 | 顺发彩票 | 乐福彩票 | 乐福彩票 | 一定牛彩票 | 500VIP彩票 | 梦想彩票 | 乐彩客彩票 | 彩99彩票 | 玩赚彩票 | 皇朝彩票 | 久久彩票 | 66cp彩票 | 天天彩票 | 顺盈彩票 | 彩客网 | 云彩宝彩票 | 五六彩票 | 乐发彩票 | 彩之王彩票 | 八度吧彩票 | 好运彩彩票 | 乐彩彩票 | 凤凰彩票 | 703彩票 | 迪士尼彩票 | 龙腾彩票 | 橘子彩票 | 58福彩 | 皇都彩票 | 网投彩票 | 随手彩票 | 我去彩票 | 彩虹彩票 | 神州彩票 | 198彩票 | 彩智彩票 | 强国彩 | 大本赢彩票 | 三分彩时时彩 | 三分时时彩 | 天天彩票 | 彩店宝彩票 | 大赢家彩票 | 下彩网彩票 | 如意彩票 | 九号彩票 | 魔方彩票 | 斗彩彩票 | 鹿鼎彩票 |